邊疆

作者:殘雪

香港6合万彩吧C8 www.hbtuq.com 六瑾到雪山下的那家人家去進貨,她進到了一批圖案奇特的印花布。白色的花朵是螺旋形的,六瑾一見到那圖案就想起了櫻的頭發,心中不由得有點傷感。她從那家人家走出來時,天已經下雪了。她的吉普車停在大路邊,她穿過一片菜地往那里去,工人用手推車推著布匹也往那里走。忽然,她聽到山上傳來大型動物的叫聲——凄厲,兇殘。她一時害怕得走不動了。那位工人焦急地喊:

“您快走??!那是雪豹,離我們遠著呢!”

她在大腿上揪了一把,那腿竟不像自己的了。直到司機從車內探出身朝她揮手,她才清醒過來,這時雪豹的叫聲已經停止了。她看著面前的雪山,覺得這座山在雪天里已經完全變了樣,但仍然是那么的高傲和無動于衷。在山腳的周邊,那些高層建筑如同伸長了脖子朝它探望的小丑。六瑾想,雪豹一定是在巖洞里頭。這戶人家,這條菜地間的小路同她有種說不清的緣分,都已經這么多年了啊。如今還織土布又從事印染的家庭已經不多了,為什么他們一直不改初衷呢?剛才她去取布的時候主人沒有出來,是他女兒接待的她,女兒說父親上山去了。當時六瑾就愣了一下。現在六瑾記起這事,將雪山,雪山下的這家人家,還有自己同此地這么多年來的關系聯系起來一想,一幅新的畫面就出現在腦子里了。那畫面有點陰沉,但決不是沒有意義。她鉆進車里之前最后還打量了一眼雪山,山的身影在越來越密集的雪花背后顯得模糊了。

她回到市場時,店里出事了,老板被掉下的卷閘門砸傷了腿,正躺在后面房里呢。六瑾勸他去醫院,他不肯,反復搖頭,六瑾嘆著氣離開時,老板叫住了她,向她詳細打聽這一路上的情況。六瑾忍不住說起了雪豹,不但說到了雪豹的叫聲,還說起了那些巖洞,巖洞中的寂寞長夜,洞口可以看到的那一輪明月。老板微閉著雙眼,滿臉陶醉的表情。

“六瑾如今真是很了不起了啊,那雪豹,不就是為我們而叫嗎?”

他揮手讓六瑾離開,他要一個人單獨享受某種回憶。

看見母親的來信擺在桌子上,六瑾一直懸著的心才漸漸回歸了原處。她心底升起對父母的感激之情。

母親說,她和爹爹還在農場,每日里挖戰壕。繁重的體力勞動令他們“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”。他們將那只龜也帶到了農場。白天里,龜在野外到處走,夜里它就回到宿舍了。它的身體迅速地長大,二老看了簡直心花怒放。

你爹爹說,就是挖一輩子戰壕也心甘情愿??純次頤侵芪д廡┲駒剛?,我們就有了信心。我和你爹在戰壕里伸一伸腰,看到霧中的那面紅旗,聽到附近樹林里鳥兒凄苦的叫聲,這時你爹就說:“真是一場不流血的戰爭??!”我們這些自愿者都很沉默,因為在沉默中我們的心境會變得無比的開闊。

六瑾,你給葡萄施肥了嗎?在南邊,在番市的郊外,人們正在出售黃澄澄的香蕉呢。你知道在花都,冬天都賣些什么樣的花嗎?我們現在已經改變了很多,可是同我們的龜相比,還差得太遠……

母親的信寫到這里突然就斷了,仿佛是因為心情沉痛寫不下去了一樣。

六瑾看信之際,阿依已經悄悄地進了屋,坐在門邊了。

“我也是剛從市場回來,你沒有看見我吧。你剛進貨回來的樣子讓我很擔心,現在你顯得好多了。啊,那種印花布,真是美極了。我怎么也想不出那是怎么制造出來的。雪天里容易胡思亂想。對吧?”

六瑾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,告訴她關于雪豹的事。

“它也許處在最后關頭吧?!卑⒁浪?,瞪大了那雙烏黑的美目。

她倆一塊站在窗前看雪。六瑾看著看著,就感到雪花也變成了一個一個的旋渦,同印花布上的花紋很相像。阿依扯了扯六瑾的衣袖,說:

你現在所看的《邊疆》只有小半章,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:總裁小說網 香港6合万彩吧C8 www.hbtuq.com 進去后再搜小說邊疆在線閱讀!